“全世界的观众都喜欢原始版本” 从12月6日开始曾在2004年上海演

时间:2019-02-08 04:28 点击:

  2002年,上海大剧院引进了音乐剧《悲惨世界》;2004年,另一与之齐名的经典作品《剧院魅影》制造了100场的空前盛况。而今年,这出专门为剧院而写就的音乐剧又回来了,从12月6日开始在上海文化广场连续上演60天。

  “无论百老汇还是伦敦西区,这都是真正原始的版本,改动极小。”导演亚瑟·马塞拉(Arthur Masella)曾执导过由资深制作人哈罗德·普林斯发掘推广出去、在世界各地上演的《剧院魅影》,“一些小的改动都属于技术上的细微调整,为了适应不同场地。在我们巡演的过程中发现最有意思的一点是:全世界的观众和演出商似乎都特别喜欢原始版本。”

  从1986年在伦敦首次亮相,由安德鲁·洛伊·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创作的这出音乐剧就迅速得到观众和专业人士的喜爱,也捧红了韦伯当时的妻子、此剧女主角莎拉·布莱曼(Sarah Brightman)。至今27年,这出剧始终都位列最成功、最著名的音乐剧前列,在伦敦西区女王陛下剧院以及百老汇常年驻场演出,经久不衰。至今为止《剧院魅影》都是全世界票房最高的舞台剧,全球票房高达32亿美元。这些事实令主创们在被频频问及本次上海版本与之前有何不同时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出:“完全没有变动,也不需要!”

  “或许这种复古守旧也成了美的一部分。魅影之所以这么经典,原因之一就是从戏剧表演的角度而言简单易行,不需要太多复杂的舞台技术。我们也根本不需要依靠LED之类的新技术噱头去吸引观众。”导演说。

  尽管没有高科技手段,但舞台效果还是惊人的出色。尤其是在国内近两年频繁上演各种各样由本土工作者参与或主创的舞台剧这个大背景下,《剧院魅影》用老牌资深的音乐剧制作标准向人们展现出18世纪末巴黎歌剧院台前幕后那精致而恢宏的场景布置。尤其是“魅影”带着克莉丝汀第一次前往地下暗河那一场戏:红丝绒幕布拉起,一艘真实尺寸的贡多拉霍然出现在舞台中央,四周错落闪动的烛光示意了暗河两岸,带着面具、穿着披风的“魅影”向女主角唱出全剧的主题“剧院魅影”。当现场乐团奏出配乐,小船开动,台上两人仿佛剧中人附体,气势迫人。

  剧情的张力和精细的舞台布置相互映衬,这本身正是这部作品最为精彩的亮点之一。贯穿全剧最重要的一个道具——大水晶吊灯,无论是在伦敦还是在九年前的上海大剧院,都会在剧情进行当中给观众以意想不到的惊吓效果。但是此番演出,吊灯不再位于观众正上方,而是被吊在靠近舞台的天花板上。也许这将成为一个小小的美中不足之处。

  戏内戏外多变的场景不止这些,每处都不只是简单的更换幕布,舞台轨道机关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空中扶梯、巨型帷幔,辅以枪声、魅影呼号音效,充分展现出加斯东·勒鲁法文小说原著想要表现的哥特惊悚氛围。

  在主演方面,这次饰演男主角“魅影”的布拉德·里特尔(Brad Little)正是2004年世界巡演时到过上海的那一位。迄今为止,他已经在舞台上2250多次诠释那个黑暗扭曲却充满魅力的歌剧院魅影了。“主演非常有经验,专业性很强,对他们来说我应该考虑如何调动他们的新鲜感,对角色不断有新的感受。并不是改变什么东西,而是能有新的创作性的东西表现出来。”舞台走位、歌曲演唱的气息技巧、动作表情,一切都是既定成熟的,那么如何在熟练的基础之上,保证每次现场还能够用饱满的情绪向观众演出这个耳熟能详的故事——马塞拉导演认为,这是主创们所要面对的最大挑战。

  “最大的庆幸就是:我终于到了适合剧中人物的实际年龄了!”卸下装扮的里特尔在记者会上显得轻松自如;他当年刚接演此剧的时候32岁,而现在已经49岁,显然这其中的差距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都非同小可。“那时候跟我搭戏的女主角好像是在两个年轻男友之间作选择,而现在则更像是在一个年轻男友和另一个像是老师、父亲的人之间选择,这更贴近原作精神,也更有张力。”

  谈及多年以来对角色感受的变化,里特尔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告诉记者:“从前我在演出的时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没有深究过行为背后的逻辑与目的,对角色没有太多的掌控,也没有决定能力。导演让我站在哪里、做什么,由于背后没有精神支撑,所以我总是喜欢让手脚晃来晃去——于是导演就过来让我保持静止、把注意力集中在女主角身上。这个练习似乎让我从瓶颈中走了出来,意识到每一个动作背后都有原因。”

  “随着年龄增长,时间也自然而然会给角色的性格表现带来许多变化。但是说实话,我已经完全不记得十年前的演法了。”他说,“这有点像是父母看着孩子不断成长,也许从两岁到十二岁,外人看起来天差地别,但其实自己感觉不太出来。观众可能会比我自己发觉到的变化更多。”